专访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拉纳米特:西方

产品时间:2020-09-03 04:37

简要描述:

【环球时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孙微】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这一伟大胜利,重新确立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1945年8月,中国同时拥有了...

推荐产品
详细介绍

举世时报:人类社会应该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吸取什么历史教训?

专访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拉纳•米特:西方应更多相识中国“正义之战”

拉纳米特

:总的说来,世界应该吸取的历史教训包括:通过协商而不是抵抗来维护稳定的全球秩序;促进和珍惜辩论、观察和表达不同意见的自由;保护和珍惜少数群体,给予他们平等的权利;确保社会繁荣和经济稳定。

举世时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冷战开始了。

举世时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冷战开始了。“冷战终究没有演变成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也是普京在文章中感伤的一句话。有人说,美国是在对中国发动“新冷战”,也有人说,这不同于美苏冷战。你如何看待这些大讨论?

拉纳米特

:我不认为“冷战”是最好的类比,因为在谁的时代,美国和苏联在经济上是相当独立的。时至今日,美国和中国在供应链、金融体系、技术交流等方面仍然高度依赖对方。这种相互依存的程度提醒我们,在经济危机继续加剧的情况下,各方需要静静地、深思熟虑地审视如何维护世界稳定。

如果说在70多年前,举世时报:中国是西方的“被遗忘的盟友”,那么现在它是“五眼联盟”等西方大国密切关注的对手。现在美国似乎在拉拢中国的另一个强硬盟友。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拉纳米特

:我不熟悉情报事务。“但在我看来,不同的国家会有一些合作利益.”如果感觉对彼此有利,他们就会团结起来。人们不应该对此给予太多关注,这是很自然的。各国在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都有着天然的伙伴关系。不同的国家也将出于不同的目的走到一起。

举世时报:在对中国的一些介绍中,您被认为是继约翰·金·费正清、史景谦之后,西方新一代的中国专家。中国在新生代的研究发生了哪些变化?

Lanamit

:我不能说我是和约翰·金·费正清、史景谦一样的中国专家。它们给中国历史的研究带来了变化。虽然大多数研究中国历史的专家确实来自本土的中国。如果没有与中国的朋友和同事的充分互助,并争辩说我们西方人都不能写好中国的历史。我很荣幸能参与西方关于中国变化趋势的研究,特别是在与中国有着“特殊关系”的英国。我特别想说的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对中国的研究变得越来越全球化。我们现在对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有了更多的了解。我们也明确,中国的研究离不开我们同仁与中国的合作。

举世时报:你曾经写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些工具一起对抗历史上最黑暗的邪恶势力。”今天,全世界都在与新冠肺炎疫情作斗争。你认为工具方的国家仍然可以共同努力打击这种影响人类健康和经济增长的邪恶力量吗?

产品咨询

留言框

  • 产品:

  • 您的单位:

  • 您的姓名:

  • 联系电话:

  • 详细地址:

  • 留言内容: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电话

400-888-6654

扫一扫,关注我们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亚博体彩APP  亚博体彩APP  亚博体彩APP  亚博体彩APP  快三app大全—官方网站